為討一筆工程款 男子喝下半瓶農藥
  涉事方到醫院看望,男子目前已脫離生命危險
  4月5日,因為一筆工程款問題沒有談妥,34歲的內江人唐均竟在一家公司里喝下了農藥。
  昨日下午,記者在瀘州醫學院附屬中醫院見到了唐均,儘管臉還有些浮腫,但他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轉包工程起糾紛

  男子喝半瓶農藥
  唐均是內江人,4月5日,因為工程款,他來到了四川信易達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瀘州分公司“要錢”。由於沒有談攏,他便掏出了當日一早買來的農藥,併在公司辦公室當場就喝下了半瓶。
  據唐均介紹,原本他和這家公司是沒有直接關係的,去年3月份,他轉包了一個叫成仕凡的人接下的,信易達在重慶市都市區天然氣外環管網及區域中心城市輸氣幹線工程,他這才和這家公司“扯”上了關係。
  唐均說,按照合同規定,信易達每月應支付成仕凡80%的工資,另外20%等工程驗收後最後再做結算。
  同時,按規定,在工程期間,如果因工程關係導致唐均工程連續停工超過7天以上,信易達也必須支付誤工費,而這些費用都是信易達直接支付給成仕凡,再由成仕凡轉付給唐均。“工程期間所有產生的費用,信易達現場項目部負責人都是簽了字的,不過費用結算,信易達要求必須讓我和成仕凡同時在場才能支付。”
  唐均算了一筆賬,從去年4月開工後,5月就接到通知因故停工一個月,加上後來的6月、9月分別停工了9天以及後來信易達要求的必須接下的另一個相關工程和要求轉場到成都工作等,信易達總共需要支付他30萬左右。唐均說,為了接這個工程,他欠下了90萬的外債。
  中間人

  工程款已基本結清,希望有事好好說
  昨日下午,成仕凡和信易達公司工作人員都來到了唐均所住的醫院。對於唐均的行為,成仕凡說“太極端”,同時他也表示,唐均所謂的30萬工程款,早就已經基本支付完畢,目前只差6000元錢左右尚未支付。
  “要錢天經地義,但要合理合法。”成仕凡說,這是他第一次和唐均合作,唐均所謂的停工費在事實上並未形成。他說,按規定,確實連續達到7天以上的停工,公司才會支付這筆費用,但這要建立在公司安排在現場等待開工的前提下,而當時5月份的停工公司早就已經通知了放假,工人們已經各自回家,並未在施工現場,同時6月及9月的停工也只是唐均累計計算的,並未產生事實上的停工。“他不滿意的是結算的方式,但要提供合理的依據與憑證。”
  成仕凡說,關於唐均接下的信易達工程以及轉場到成都等,都是唐均與信易達雙方達成的協議,他還曾建議唐均不要去做。而現在剩下的還未支付的6000元也是因為唐均曾在他那裡拿走了近一萬元的材料,這些都要等到工程全部完工驗收最後才結算。
  同時,成仕凡稱他一直在配合唐均工作,只是因為一直在忙,信易達公司負責人也一直在出差,在5號接到唐均電話後,他還讓唐均稍微等段時間,等清明節後再來一起商討,“沒想到他甩了句等事情鬧大了,你就會來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成仕凡說,建築行業工程結款有拖欠行為也屬於行業的特殊性,“對於唐均的行為,希望他能有事好好說。”
  公司方

  與男子無直接關係
  “唐均的事情,讓我們確實也覺得很冤枉。”信易達工程負責人詹女士說,5日那天,唐均和一個同伴來到公司說要錢,因為公司並未直接和唐均達成合同關係,便要求他要同成仕凡共同前往才能把事情說清,沒想到唐均在接完一個電話後,就直接拿出一個瓶子喝下去了。“當時他口吐白沫,他的同伴卻準備要走了。”詹女士說,後來把人送到醫院後,公司墊付了醫葯費。
  對於唐所說的30萬元,詹女士說公司是直接和成仕凡達成的合同關係,按規定,信易達不但在2013年春節前支付了80%工程款,考慮到過節,信易達還超額支付到85%。“如果唐均有疑議,也應該在成仕凡陪同下一同商討。”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李娟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甜蜜

uz79uzrn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